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邦的博客

記錄生活,回憶人生,有運有緣,回歸自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學生活回憶—老師蔡友信先生  

2015-01-05 09:31:09|  分类: 回憶中學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曾是597人《我的中學老師_蔡友信先生》

      

中學生活回憶—老師蔡友信先生 - 曾是597人 - 周邦的博客

    建東中學文革時的照片,左邊德式樓為辦公室,2樓有圍欄的大窗口為校長室,尖頂下的落地窄窗,是語文組辦公室,右平房為大禮堂,它左後是圖書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最近常常在睡醒後,想起蔡先生,不知他可安好?記得1966年文革時,他被校長宣布,曾當過國軍軍需官3個月,被揪鬥,那年47歲。今年應該96歲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進入建東中學時,第一次去報到,就是蔡先生見的我,他是教語文的,擔任2班的班主任,瘦高個兒,戴褐色膠框眼鏡,說滬語略帶寧波口音,普通話尚好。他說我考的成績很好,要我擔任少先隊中隊宣傳委員,出黑板報。小學裡,我也一直是中隊宣傳委員,負責班級和學校的牆報書畫工作,我曾被選為大隊長,小學老師說,我不宜擔任,硬是作了中隊委員,卻作大隊的工作。我知道,是因為我父親的關係。蔡先生問起我家庭的情況,我如實相告,父親在勞改,母親因骨結核病,癱瘓在床。他表示同情,要我好好讀書。他還給了一個黑皮本,要我記錄上課時,犯紀律的同學的名字,每周交給他,便於掌握情況。
        我的中學生活,一直很順利,成績是班裡的前2名之內,有比賽,我也拿獎,如作文是年級的第一名,英文書法也是優秀。蔡先生也教5班的語文,5班同學常來告訴我,他常拿我的作文,在5班念和評析,我也習慣了,小學也曾是那樣的。蔡先生的成績單評語,總是寫"戒驕戒躁,不計名利,做個優秀學生"。他還讓我在自休課,輔助同學做功課,起身到同學的座位旁,解答難題。主要是數學題多。
        這種情況到了初三,即1965年有了改變。學校開始了"貫徹階級路線"運動,說要培養工農子弟上大學,這對我來說,是個打擊,我非工農家庭,父親曾任銀行高層職員和中學老師,那意味著升學的機會也沒有了。接著是副校長金甲先生來我班蹲點。那時,我還是政治盲,不懂這些事。蔡先生對我的態度有變了,作文評分由"良",變成了"中"。有一次,他下課時,把我交給他的黑皮本,留在了教課桌上,自己走了。同學好奇,拿起黑皮本一看,是我記錄的同學上課講話,小動作,不交功課的名字。同學們氣壞了,對我輔助功課,出黑板報的好感全抵消了。我很氣憤,蔡先生怎能如此作法,沒把班長的黑皮本留下,單拿我留下,是何意思?是出賣我,是要打擊我?
        金甲副校長,小個子,50多了,是民盟的黨員,他約我星期天的下午,去校長室見他,說談心。我談了蔡老師貶低我的作文評分和出賣我的黑皮本,覺得憤憤不平。金副校長,沒有評論蔡老師的作法,卻對我提出了5點要求,大意是,要站在人民的立場,思考問題,為人民的利益服務等等,那時,初三開始上政治課了,我對政治懵懵懂懂,對5點要求,也似懂非懂,只是覺得,副校長找我談話,好大的面子了,也許他是民盟黨員,對我格外幫助?全校2千多學生,他為何要來我班蹲點?
       僅管我對著蔡先生有了怨氣,但是,金副校長的囑咐,我還是接受的,那意味著我要忍!
        沒過多久,文革開始了,先是紅衛兵抄家,班裡的幾位工農子弟成了紅衛兵,參與了抄家。接著,高中年長的紅衛兵開始抄老師的家了,這些,是由黨支部書記兼校長組織的。幾個老師被抄家,甚至一對年輕老師夫婦的家的地板下,被抄出一把生滿銹的手槍,頓成暗藏的反革命分子。他倆即跪長板凳,在操場的烈日下暴晒,累得全身發抖。英文老師夫婦家三對夫妻跳黃浦江。蔡先生被爆曾當上尉軍需官,老師們紛紛貼大字報互揭,有老師揭蔡先生培養黑尖子,他立刻被當成牛鬼蛇神,進入勞動隊,干苦力活了。那黑尖子就是我,我也明白了為何要金副來蹲點,蔡先生為何要出賣我。
 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是返校日,我們同學回到班上,幾個紅衛兵的同學,說,要揪鬥蔡先生,於是把他叫上來,問他是否認罪?他說,我沒犯法,軍需官是抗日的,才做三個月而已。紅衛兵就叫,“就打你個三個月!”他們用皮帶的銅頭抽他,用壞課桌的木條戳他!還去不知去哪兒找了塊搓衣板,讓他跪在搓衣板上。那幾個紅衛兵,是平時成績最差的幾個同學,特別是有兩個女同學,打得很狠,讓我們刮目相看。打累了,他們把他頭髮也剪了一半,叫剃陰陽頭。班長也居然拿來毛筆,把蔡先生的眼鏡片畫了圖,讓他走時,看不清,跌跌撞撞。蔡先生平時最信他,而他卻不念情!
         我們一般非無產階級家庭出身的同學,在邊上冷眼看著,有的溜走了。我也不敢出聲,還好,他們沒有用"老子反動兒混蛋"的籍口來整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來上班的蔡先生,剃了光頭,與柴中抱,顧栽明,吳中仁老師等一起,拌石灰,挑磚,做起了建築工人的活。
         這種日子不知過了多久,我也少去學校了,在家也開始了"路線鬥爭",安裝半導體手音機,安裝音響。返校日時,有時見到蔡先生,只能默默地注視他,我不怨他,他是受了很大的壓力,才要擺脫培養黑尖子的嫌疑,不然,飯碗不保!也很同情和憤慨他受到不公的侮辱和折磨!
          後來,報紙登,挑動群眾鬥群眾是錯的,是資產階級的反動路線,對牛鬼蛇神的體罰,也停止了。學校勞改隊伍也撤消了。蔡先生後來就少見了。相反,校長孫泰昇倒成了走資派,挑動學生鬥教職員工,犯了大錯,被造反派打倒。不過,他沒挨揍,整天坐在傳達室,看門房,成了普通職工。
        後來的班主任,換了周老師,直到畢業分配工作,我下了兵團。
        我最後一次,見到蔡友信老師,是1969年,我在黑龍江腎盂炎未癒,腰痛不能直,回上海自治,那時,約了幾位留在上海工作的同學,5個人吧,找到了蔡先生的家,去探訪了他。
        其中一位還是當年打過他的紅衛兵,是他找到了地址,我們見到蔡先生住在武定路的一棟小石庫門樓的底層,八仙桌上放個大圓木台面,蔡先生是寧波人,他們最愛這樣宴客。師母端上茶,我們坐談了3年來的狀況,老師尚好,沒有多大的傷害,有血壓高,老師的涵養還是蠻高的,他原諒了上門探他的那位紅衛兵同學,贊我成熟了很多。
        蔡先生是我在中學接受他教育最多,最長的老師,他的波折,令人堪嘆,我懷念他,不知是否有緣再見到他。在中學,我吸取了教訓,知道了打小報告,是不得人心的,以後一直拒做。學會了要站在人民的立場,看大局,關心國家大事!
        金副校長很幸運,他文革開始後,一直未受沖擊,靠邊站後,也很少見他回校。我想,這同他是民盟黨員,是搞教育的政黨有關吧,放棄星期天休息,做我的工作,也是專業的表現吧。
         很遺憾的是,由於班級同學分化,班主任被虐,我們沒有留下一張集體照,也沒有一張畢業証書,建東中學前身是聞名的極司菲爾路76號,日偽機關,現在也已不復存在!
        值此寫文,釋懷對蔡友信先生和金甲先生的想念!

中學生活回憶—老師蔡友信先生 - 曾是597人 - 周邦的博客

 此是1967年的同學與新班主任周泗水老師(前左二)的合影。我在後排左一。1969年,除了後排右二的來同學外,其餘的5個都去看望了蔡友信先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