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邦的博客

記錄生活,回憶人生,有運有緣,回歸自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學生活回憶—兩次三夏勞動  

2015-01-05 21:43:21|  分类: 回憶中學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學生活回憶—兩次三夏勞動 - 曾是597人 - 周邦的博客

 今日之天馬鎮,已面目皆非了,不知小河還在不在。轉載之吳保全同學的相冊。

 

吃蛇肉   

        進入初二學期,1965年,我們遵循新的教育方針,要做有文化的勞動者,因此,除了每週有半天的勞動課外,學校組織三夏收稻的農業勞動,是在6月初吧。我們必須帶被墊和梳洗臉盆,交10元伙食費和糧票,去到郊區公社,參加割早稻。那叫鍛煉,義務的。

       第一次獨立生活,蔡先生怕女生不好照料,就叫教導處按排了柳莉莉老師做他的副手。柳老師是年輕的女師範畢業生,還兼顧廚房管理。

       蔡先生讓我做炊事班長,他知道我每天回家要做家務,會做飯。炊事班有4個人,外加一個採辦員,買油米菜肉。

       我們的地點是松江縣天馬人民公社X大隊。離佘山不遠的天馬山下。上海郊區沒有高山,只有幾座海拔2-3百米的小土山,是長江口的冲積平原。天馬鎮也很小,坐木船也可到達。因此我們的供應,都是坐小木船來去,不必用車。

      大隊給按排好住在農民的家裡,在地上鋪上稻草,再鋪草席,然後蓋薄被。也沒蚊帳,幸好,農民家裡有股味,蚊子和飛蟲很少飛進來。在解放軍駐軍的邊上,一間小茅屋,就是我們炊事班的廚房,我們四個男同學也住那裡,一個女同學與柳老師同住隔壁。我們負責50人的三餐。我當然是大廚了,第一次做大鍋飯,有點怕。大隊找了倆解放軍來,教我們如何用稻草燒灶,大鐵鍋的米放多少水等等,這房以前也是他們的廚房,所以很熟。經他們指點後,第一鍋飯,就成功了,這對於我來說,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  割水稻的活兒,不輕哪,彎著腰,穿水靴,不停地做,同學們午飯都回來吃,然後睡一個多小時,再去田裡做。避免中午烈日照。天近黑了才回來。大家辛苦,肚量就大了。但是,定量有限,憑糧票才能買到米。所以大家對住飯盆,都希望多分點。我叫炊事員出去分,避免有糾紛。那時那個飯香哦,真是饞人。一來飯量大了,二來大鍋飯,三來是半新的米,比城裡要香多了。我讓炊事班的同學最後吃,大家一樣的份量。

      決定吃一次豬肉,那年代,也要憑票購買。我記得,我同採辦員一起坐小船去天馬鎮買肉。別看我才15歲,我參加過副食品商場的多次義務勞動,給肉莊收錢,懂得生豬的部位及功用。因此買回來,平均切塊,不夠份量的,用草扎好,力求份量,油瘦一致,因為大家的飯錢,糧票都是均分的。結帳時,多退少補,不平均是不合理的,雖然人的個頭不一,勞動量不一,那個年代就是那樣!

      大鍋肉,我不敢亂煮了,正好體育老師王敏先生來探望我們,他說,他最拿手,就是燒北京肉,他示範如何用紅糖煮焦變紅色,放多少水和鹽蔥酒。文火燜2小時。一鍋紅燒北京肉,大伙吃得香啊!

      蔡先生說,讓我也要體驗一下割稻的辛苦,要我去田裡割一天。那天,割了半天,我手酸了,用鐮刀去砍帶土的根,沒想到,不聽使喚的手,砍偏了,砍到左手的無名指根部,皮薄,骨頭也見到了。我即按住皮,找到衛生包,用紅藥水和紗布包了起來。不能割了,老師叫我回去,我很沮喪。不過,也奇怪,沒怎麼出血,也不太痛。第二天,我照樣在廚房煮,老師們也奇怪,你不怕痛?這刀疤,成了永遠的記念。

      我記得,那次下鄉一星期,只吃了一次大塊肉,不到二兩重。我們很饞肉。馮同學,是我同一弄堂的小學同學,幼時在農村過,是我特意要他來炊事班的。他說,我們抓水蛇吃。大隊長講過,青蛙(田雞)是農民的朋友,專吃害蟲,你們城裡人愛吃青蛙,我們不可以捉,如被抓到,要罰錢。水蛇能吃嗎?他說,剝了皮煮,一樣鮮美。他晚上出去,果然抓了十來條一尺長的蛇,放在桶裡,然後剝了皮,扎成一堆,粉白色的肉,藏了起來。我們準備嘗嘗水蛇肉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聽到大宿舍那兒有人哭,人聲雜亂,我過去一看,原來,有一剛會走路的小孩,掉到水井裡去了,母親找不到,最後看到在水井裡漂了起來。那水井是沒有圍坎的,與地齊平,小孩怎能不掉下去呢!農民們紛紛議論,說,那水井多少年了,也未發生那樣的事,奇怪了,奇怪了........

      我回來想想,農民很迷信的,有水蛇精之說,我們剝了蛇皮,還要吃,如給他們知道,可不得了了,我想想,這事還是不做的好,就同馮同學商量,他聽了,也傻了,我說我們趕緊處理掉蛇肉,不要給人發現。叫他想辦法。晚上,我問他,處理了沒有,他說,扔在隔壁不遠的豬圈裡了。我有點擔心,如有人去掃豬圈,不就發現了嗎?第二天,我忐忑不安,老望豬圈那兒瞅,還好,那兒沒人清豬糞。我這才放下心。後來直到回家,一直沒有東窗事發!想必,那群豬享用了生蛇肉!這件事,50年後,還能記得,不知這馮同學忘了沒有?

燒黑飯

       1966年的夏收,正逢紅衛兵興旺,群眾鬥群眾最厲害的時段。蔡老師被打入牛棚,進勞改隊了。周泗水先生做我們的班主任,周先生才20多歲,福建龍眼人,師範學院畢業不久,一口福建腔的普通話,教生物課。我們差不多當他是同學了,看看我在懷念老師蔡友信先生博文的照片裡,他幾乎同我們一般模樣。

       紅衛兵同學正氣盛,把蔡先生打了一頓後,又碰上夏收了,學校也要組織下鄉,在老地方天馬公社。周先生組織開班會,討論炊事班的組成。白同學提出來,選我做炊事班長,紅同學說了,周邦燒黑飯,這次不能給他進炊事班。紅同學有9個,白同學30多人,我是黑同學了,有5,6個。我聽了好笑,說,我哪裡燒過黑飯?誰吃過我的黑飯?你們當年不搶著要多吃嗎?

       紅同學人不多,勢力強。周先生就遷就了他們,炊事班由6個紅衛兵組成。他們主導了這次夏收的組織工作。

      我們白黑同學37人,聽任他們的指揮。大家不出聲。我也不出聲,看看紅同學的本事。

      到駐地後,晚上開飯了,大米飯的顏色不對,有點黃,味道有點怪。我也沒琢磨出來,是井水問題?炊事班的紅同學已吃過了。但嘴裡還在嚼,我們不滿。第二天的早上喝粥,也是奶黃色的,我一喝,明白了,他們在粥裡放了鹼,炊事班的紅同學是蘇北籍的,他們習慣放鹼。我同白同學們講,他們放鹼,是蘇北的做法。同學們一聽,就炸了:本來油水不夠,你們還要放鹼刮油水?我們不吃了。嚴同學說,我們走,另外起伙!我們37人一起走了,找大隊幹部,另外找地方住。周先生急了,趕過來,勸我們,不要分開!白同學們說,他們多吃多佔,做的飯菜不對味口,怎麼生活?我們寧可吃黑飯,也不吃他們的鹼飯!同學們說,周邦,你繼續做我們的炊事班長!

       紅同學們剩下不夠10個人了,他們軟了,派劉同學過來勸說,白同學們不理,就這樣,我們文革的夏收,分成了兩派。周先生也說服不了我們。我仍做飯,白同學們對我主理的炊事班信任。

      這兩次下鄉,想來也好笑!其實,我沒有責怪紅同學的意思,在那個大環境下面,紅同學年少氣盛,受社會思潮影響,他們還算克制的,6班和一些其他班的紅同學,對他們的班主任,做得更過份!同學們也大分化!到後來,造反派起來後,全面奪權,成立革委會,而我們也面臨分配,紅同學們的4名去參軍了,全班約一半人去了市郊崇明農場,黑龍江兵團務農了,東奔西散。後來,我同部分的紅同學和好如初,我想,周先生在裡面做了工作。

       夏收,對我們的務農沒有什麼啟示,倒是,我們常唱的一首歌:

我有一個理想,

一個美好的理想,

等我長大了,

要把農民當,

要把農民當!

這首歌,我現在還會唱!是因為,我真的當了農民!建設兵團的農民!那是真正的三同,同吃,同住,同勞動!中學生活回憶—兩次三夏勞動 - 曾是597人 - 周邦的博客中學生活回憶—兩次三夏勞動 - 曾是597人 - 周邦的博客中學生活回憶—兩次三夏勞動 - 曾是597人 - 周邦的博客

 中學生活回憶—兩次三夏勞動 - 曾是597人 - 周邦的博客

 


 天馬山上的磚斜塔,我記得當年還有解放軍的設施在邊上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