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邦的博客

記錄生活,回憶人生,有運有緣,回歸自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海建東中學畢業,1968年去黑龍江兵團19團(597農場)。1981年去香港定居,從事過多種行業,2009年退休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中學生活回憶——同桌   

2015-01-25 08:22:25|  分类: 回憶中學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進中學的一件有趣,盼望或失望的事莫過於一個月換一次座位的事了。
        班主任蔡先生說,為預防眼睛近視,又要照顧近視的同學,會讓大家每月換一次座位,公佈座位表後,大家就折書包換位子。我們都是倆人一桌。一排四張桌子,七排。那年代,進入了青少年期後,異性開始互相害羞了。與女同學同桌,必有幾個人。與漂亮的女同學同桌,是件盼望的事,與粗魯的男同學同桌,是很失望的一個月。
       同桌有三個同學最深印象:
       15號的李美x,女同學,濃眉大黑眼睛,黝黑,高佻,小隊長。臉上總帶笑容,是班裡的大美人之一。我是中隊宣傳委員,負責出黑班報,還兼數學科代表,收集數學作業本,然後交給數學老師。李同學的的數學作業很乾淨,我有時作業來不及做了,就在課桌下,抄別人的作業,李的作業是我常抄的人之一。之所以抄,是因為自休課我走開輔導其它同學,無法當天完成功課,回家有時看小說或看電影,還要點火生爐子煮飯,功課留點尾巴,第二天早上上課前,就抄人家的作業交差。當然,不能公開抄,先看,合上作業薄,然後就做。一般同桌都不會揭發,早上回校做功課,也是較普遍的事。
       一次,貼出了桌位表,李同學與我同桌!中隊委員與女小隊長同桌,是很新鮮的事。班干部一般是要搭配分開坐的,不會編在一起的。李同學羞答答地搬書包來我身邊坐下。我倒有點意外,以前都同男生同桌,這次同大美人同桌!
       第二天,上完語文課後,蔡先生又回辦公室,拿了一張座位表進來,又貼上了。我們過去一看,又調位了,把李同學換了同另一男生同桌。我們兩個都不高興!李同學沒走,一副懊惱樣,繼續坐我邊上,直到放學!
       第三天,蔡先生的語文課,看到李同學仍在我旁邊坐,居然大聲批評李!意思是,作為小隊長,怎能不服從分配!誰都想同好同學坐,但是我們要幫其它同學,班干部要分開坐云云。李的眼睛出淚花了,很不情願的拿著書包坐到了後排。李同學倔強抵抗老師的舉動,讓我們都吃驚!我比較尷尬,男生都朝我扮笑......     


      第四天的上課途中,一位中年女士來到教室門口,老師迎上去,輕聲耳語幾句,女士的眼光朝我掃來,然後,向李同學招手,老師說,李美X,請收好書包,跟你媽媽走!從此再也見不到這位美貌的女同學了。


      我想起這件事,李美X轉學,轉得好!那麼快就能轉走!她避開了老師的指責,避開了建東中學的文革,避開了建東的紅同學,避開了惡打老師的劣跡,避開了同學間的大分裂,也許去了一個文明的中學,也許遇上了賢明的老師,我願她有好運,畢竟我們曾是同班同桌同學!


 


       37號張振X,瘦高個,有點背駝,招風耳,白哲,不停說話,一看就知道,家境不錯的子弟。與我同桌的一個月,發生了一件事,他喜歡嘲笑一位同學劉,劉的鄉音未除,不知為何,他和其他同學給了他一個花名,“磕頭蟲”。他也喜歡上課插嘴,有時逗一下副科老師。


       有一次,散課時,不知為何,同劉同學打了起來,扭在一起。副班主任周先生就家訪,去了他家見家長。忘了為何我也一起去了。原來,張同學住在中行別業,是中國銀行的宿舍。我們班有5,6個同學住那裡。張同學住的是比較好的那種,新式樓房,有煤氣的那種。其家長看來職級不低。他父母年輕,有個小妹妹。老師與他父母交談時,我打量一下廚房,看到有塑膠盆和塑膠洗衣板。那是最新的產品,報上有介紹,是日本在工業展覽會上的新產品。我對他父母起敬了,雖然嬌慣孩子,但是喜歡新生事物,上海人以新事物,新用品而自傲的。


       張同學後來就調到第一排坐,大多與女同學同桌。我從未坐過第一排,大多在中排座。他的愛說話的性格,有利有弊,有的愛互動的老師就喜歡,有的平鋪直敘的老師,就不喜歡。


       同桌一次,我記憶深刻。文革時,他沒參與紅同學的打砸搶。很少回校。畢業分配時,他是第一批去黑龍江建設兵團五師的,我班就二個,另一個是女同學。他瘦弱的身體,不知能否捱過嚴寒之勞。之後,我們再也沒見過面。想他最遲也會在知青大回城的1978年回滬了吧。願張同學退休之年幸福!有緣能再見!


       44號馮惠X,是小學的同弄堂的同班同學,雖是他住21號,我住22號,可是兩棟不同的樓。我是最東邊的,他是最西邊的。他家有五個兄妹,他老二,幼時在無錫老家長大,小學時還帶鄉音。小學有過同桌,中學有過同桌,按說,他是最久的同學了。搞不清是在小學,還是在中學裡,他抓了兩個磕頭蟲放在鉛筆盒裡。上課時,他拿出來玩。磕頭蟲,是一種灰竭色的甲蟲,4,5毫米長,有須,6條腿。我從未抓這種蟲來玩。看他拿草去逗兩只蟲,他說是一公一母。公的會被他趕到母的身旁,用尾巴頂一下母的尾巴。後來母的不動了,翻了身了,他還趕公的過去頂。他說,牠們在交配! 我說你怎麼知道,他說,幼時在鄉下,都是那麼玩的,那麼說的!我說你哪裡去抓來的,我都沒見過,他神秘地笑了,他說我會找!


      馮同學的父母是工人,我去過他的家裡,掛着他父親先進工作者的獎狀,他父母都工作,他有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。他兄長要大他好多歲,那時,好像已工作了。馮同學在三夏勞動時,我要他在廚房做,他會抓水蛇,我們曾想煮了吃,後來不果。文革時,馮同學是紅衛兵,到未為難我。畢業分配時,他去了郊區崇明農場,後來,他被抽到公安系統,當了警察。雖然在同一弄堂住,自一起探過班主任蔡先生後,我家搬走了,再也沒遇到過他。同學近十年,有時會想起他,應該是中高級的警官了,生活安逸了,祝福他!

       回憶起中學同班同學,大家經過文革,分成紅白同學後,感情淡薄,從未團聚過,倒是下鄉的非同班同學有來往,這就是所謂的知青情結吧!不知同班同學,經過人生風雨,學會了包容,寬懷和諒解沒有,年輕少知,被社會動盪而左右,能否看穿人生呢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