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邦的博客

記錄生活,回憶人生,有運有緣,回歸自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憶597的老職工(4)  

2014-05-06 17:16:23|  分类: 回憶597的老職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十八連與三營中學有密不可分的緣分,回憶起三中的同事,居然有近十名是從18連來的。北京知青孫淑雲,70年在18連升任指導員不久後,就調三中任黨支書記。轉業官兵周喜才在18連任指導員後,也調三中任黨支書,那時好像是替孫淑雲的缺,那時是77年吧,孫去哈市上大學了。18連上海支青有姜俊,劉桂珍,吳寶全,蔡東興,陳金虎等人先後在三中待過。本地知青有汪世禮(汪在80年代,還擔任過三中校長哦),龐忠雲。哈市知青也有,忘了名了,他們較早就調到三中了。我是76年底從磚廠調到三中的,也是18連出來的,因此,18連人在三中30多名教職員工中,比例可謂不低了。


    周喜才指導員,是位年長的轉業軍官,調18連時,應有50多歲了吧。他是高個子,嗓門大,說話略帶山東口音,言講中氣十足。他愛好文藝,喜歡文娛表演,常組織員工開會演出。我們知青在他的組織下,自編自演不少節目。我那時,腰痛剛复原,體力不佳,只能做些輕便的活,寫寫黑板報,寫寫報道。周指導員要我編寫節目,我就編了些快板,活寶劇等。我們排練時,他還親自指導,示範。看到他扮演老娘們的走步法,他專注時,頭還會微微顫,我們不禁大笑!周指導員在時,我們的文娛生活較為豐富,那年代,現在看來,也是不易的。我調到磚廠後,有電了,我會修理收音機的消息,傳回了18連,我記得,我回18連給周指導員的收音機也做了修理,他太太,是位能幹的家庭主婦,幹了面條,請我吃飯,那面條可是18連最好的,又硬又滑又細。軟餃子硬面條可是東北的吃法啊,周指導可有家庭福啊。我記得,我還看到周指導夫婦的年青合照,他穿軍官服,大蓋帽,很英俊。沒想到,他沒多久又調到了三中,又成了我的上司。此時的他可能有60了吧,同蔣校長差不多年歲,在中學裡,要比在生產連隊輕松的多了。周指導可沒有教條的那一套,在當時毛語錄都可套用一切的年代,他不是緊跟的那種幹部,可能同他經歷過戰火,看透名利有關吧。聽說退休後,他回到了山東老家,安享晚年,已升入仙境了。


   吳寶全是我中學的異班同學。我2班,他3班。去農場前,他可能不識我。但我識他,因為他班裡有幾位同學是體操王,整天在學校玩體育,單雙槓,墊上運動。他們這班人,專搞體育運動,不聞政治運動,所以也出名!幾乎沒人不識的。不過那時,他名叫“黑皮”。我是在火車上,才知他的真名的。
    吳同學有段時間同我同排同班,因為出身有問題的,老弱病殘,都編在一起。寶全家庭是資本家,不過,他評上了兵團戰士,我卻是兵團職工,成份有問題,是最低級別,不過工資還是一樣。寶全是玩體操的,可是體質棒,因此一般農活難不倒他,甚至開山采石這種打钎技術活,很快就上了手。我那時在家裝收音機,玩無線電,學半導體知識,可謂四肢無力,幹農活同他比可是天上地下。他後來也調到了三中,我去三中沒多久,他就調去了19連教學。要講同學中,從事同一單位最久的,寶全是其中之一了。

    去年5月,我去北京玩,見到了姜俊和孫淑雲,交談中,才得知,我們學校派函來外調,查寶全在學校的事情,他可愛的是體育運動,不是政治運動哦,不知惹了誰了,居然來查5年前消遙派的事,孫淑雲在三中,知道了此事,就把寶全要去了三中。我看寶全博客上的回憶錄,他在三中,也過了一段比較爽意的生活,還時常回18連團聚,他的那幫哥們,都是愛說笑的知青,看到現在在上海,也是常聚會,友情很深。寶全現在學攝影,常旅遊,同597的老荒友聚會,還是那種性格,愛玩。

    我的性格,比較內向,寡言,愛靜,因此,當年也很少回18連,現在想想,那時自己也很冷漠,總想著那句家教: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可能是此原因吧。


    張鐵匠,是22連的,我在任事務長時,同他有段交情。老張是從19連調來的,同時調來的有小張鐵匠,那是張德福的哥哥,張德福是18連的,所以我同小張鐵匠也好,仿佛是熟人。小張是北京人,全家來到農場,而老張雖是四川人,但是居住在北京,聽他說,是從興凱湖農場轉過來的,他因為參加北京十大建築建設,搞錯水泥配方,被送去黑龍江勞改,刑滿後,不准回京了,就留場定居。老張四川口音蠻重的,體力蠻強,主要是給馬匹掛鐵掌,給機務排打機具。兩鐵匠手藝都不錯,每天騎單車從19連來上班,因為近,20分鐘就可抵達。我當統計員時,農場興搞幻燈片,電影隊來時,喜歡叫我畫幻燈片,小崔還教我如何用玻璃片粘糯米紙,乾了後,再在上面畫彩圖。我還設計了一個幻燈機,叫老張用白鐵皮照圖打出來。可是當時買不到放大鏡片,回城也沒有,再加上我又調職任事務長,忙於種菜,養豬,管食堂,沒有時間再搞幻燈機了。但是,幻燈機的制作,讓我同張鐵匠們建立了非一般的友情。鐵匠們的智力不低,我有難題,常去那兒探討,學到了不少。老張他們不忙時,他們會給食堂打菜刀,用好鋼夾進鐵內,那刀不但鋒利,還抗用。最令人佩服的是,老張還幫我殺豬,破膛。那種活,一般年輕人沒人會,食堂都是知青,我很為難,老張聽說了,就說,我不怕,我來幫你。因此,他就擔任了屠夫!我們是每週殺一頭,他刀快有力,一捅就成。吹氣,刮毛,破膛,利索得很!我請示連長後,多數的大腸,就獎給了他,收點小費而已,否則,沒人會洗腸,也沒人要大腸!他的打鐵,重體力活,也需要額外的營養,正好一擧二得。我離開22連時,老張給我打了一把小菜刀,很精致,他說是用高碳鋼打的,我一直沒用過,收藏多年,還帶回了上海,也不知家裡有否保存,我相信,這把刀,一定勝於市面買的。現在我練太極拳刀劍時,有時會想起張鐵匠,我沒有買到好的大刀,劍到有,如張鐵匠在,我一定也會有把好大刀!40年過去了,雖然張鐵匠曾犯過錯,但是為人大方,助人為樂的形象,還令我想起,人生誰無過失呢,能放下,再重來,還是好漢!不知老張現在如何了,推算也有80多了吧。小張也有70多了吧。
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